欢迎来到小窗笔记网!
当前位置:首页 > 中短篇小说 > 凌霄已过横塘路 内容

凌霄已过横塘路

选择字号: 大号 中号 发布时间:2018-10-31 20:37 | 作者:故事林2018年20期 | 阅读次数:488

 分别很久之后的夜里,楚子渝依旧会梦到他站在花枝如瀑笼顶绕檐的凉亭外,凌霄花开得明亮,是掺了阳光的红,灿烂耀眼。秦瑾的手被他牢牢地握着,同他一起仰头望着这花盖。秦瑾的话像是烟云,如影随形,若近若远地在他的梦里响着:“它没有挺拔的枝干,没有宽大的绿叶,只有一腔向上的血,不放過一切它能碰到的东西,不顾一切地,只为攀到最高处……”

1
这是他见过最热烈也最冷厉的女孩子。

16岁的楚子渝还未饱经风霜,却固执地觉得,他眼中惊鸿一瞥的这个女孩,会是他生命中最耀眼的火光。

秦瑾穿着一字领的大红色束腰连衣裙,随着她的利落动作,白皙圆润的肩头和长腿展露出美好的形状。裙角翩然,而她凛然不惧的身影,亮如星辰的眼神,如一曲十面埋伏,用琵琶特有的杀气扰乱了他的心田。

楚子渝藏在角落偷看。秦瑾结束战斗,将拦路抢劫的小流氓打得屁滚尿流,甩手直接扔掉皮带,整整裙摆转身走了。

他忍不住上去捡起来,把皮带握在手心。女孩子的东西,精致柔韧,触手细腻,像是还带着她的温度。楚子渝手掌微拢,心中似微风拂过,草叶轻颤,一滴晨露打落心底。

他一路跟着,目送秦瑾进了高一(1)班的教室,转头把她的个人信息打听得一清二楚。

同龄的女孩子中,他从未见过这般风情。

家境优渥的楚子渝自小便在各种场合见过太多美丽的女孩子,娇软温柔、甜美可爱,亦或安静恬淡、任性娇纵……总归脱不开一个“软”字,何尝见过这等寒霜冷烈的颜色?
凌霄已过横塘路
2
秦瑾再上学时,又被人堵了。

只是这次堵她的人换成了楚子渝。

5月的风吹得人微醺,少年单手拎着书包立在路中央,刘海散在额间,一笑,如过春风十里,芥麦青青。

他的衬衫有两粒扣子没扣,领口散着,人也像是散着,站着没个形。楚子渝不知道自己在秦瑾眼里的第一印象究竟有多差,只是笑眯眯地堵住了去路,而后热情地凑上前去,丝毫不嫌尴尬:“认识一下呗,我叫楚子渝,你叫秦瑾对吧?哎呀,有个词叫怀瑜握瑾,刚好是我们俩的名儿,你说,我们是不是很有缘分?”压根儿不管自己的名字究竟是不是这个字,满嘴跑着火车,满心只想着和秦瑾搭上话。

秦瑾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人,表情漠然。

她穿了简单的白T恤牛仔裤,马尾高束,黑油油一束垂至腰间,清瘦窈窕,冷冷清清。

她今天没有皮带,会怎么做?楚子渝兴致盎然地站在原地,等着她的动作。

然后秦瑾就突然反手从书包里摸出一根甩棍,“啪”的一声抖开,挟着忽忽风声一棍点在了楚子渝的鼻尖前,棍端离他只有不到10厘米。

楚子渝真的被惊了一跳,下意识后退一步,秦瑾却紧跟着上前一步,冷冷地逼视着他:“缘分?缘分是个什么东西?你又算个什么东西?也来欺负我?”她忽地勾唇一笑,似一道艳极的风景,楚子渝看得呼吸都要停了,满目桃花间,只听见她一字一句,冷冷地道:“我不打学生,你哪儿来的,回哪儿去。再多说一句,就打折你一条腿。”

说完“忽”的一声收回棍子,干脆利落地挽了个棍花,也不收回去,就这么反手持棍,从他身旁径直走了过去。

楚子渝愣愣地站在原地回不过神,只觉一颗心狂跳不止,“扑通扑通”如擂鼓一般,血脉偾张,满脸通红。

怎么会有这样的女同学?

他在心里惊叹。

怎么会有这样的女孩子?

他几乎要喊出声。

他至此之后的一整个月都在回味那个碰面,每一句话都拆开来反复咀嚼品味,每个动作都一帧一帧定格,慢慢回想。

却再不敢去堵人了。

先等一等吧,他想。再说错话,估计就要被打负分了。

向来任性固执的楚子渝第一次犹豫了,开始瞻前顾后。

他不怕被打,只怕被打入黑名单。

3
5月份的月考很快到来了,成绩公布后,班主任带着一个人到了楚子渝所在的二班。

被实验班淘汰不是什么光彩的事,没有自我介绍和鼓掌欢迎。那个熟悉的身影安静地垂着眼帘,抱着书包,踩着早自习的朗朗书声踏进教室,然后,坐在了楚子渝的身边。

四周的男同学羡慕地偷看,楚子渝惊喜地笑:“秦瑾,缘分,缘分呐!”

而后被站在讲台的班主任一根粉笔砸中了脑袋。

秦瑾淡淡暼他桌面一眼,而后一边放书,一边吐出两个字:“骗子。”

楚子渝不解,她却不再理他。

下课后,楚子渝趴在桌上面朝秦瑾,眼睛滴溜溜盯着人看。秦瑾实在不耐,横他一眼:“你的名字,根本不是那个瑜。”

怀瑜握瑾?骗子。楚子渝的渝,根本不是这个瑜。

楚子渝下意识看一眼自己课本上的名字,竟丝毫不乱,嬉皮笑脸地继续勾搭:

“那我去为你改了?。”

秦瑾忍无可忍:“跟我没关系,别跟我说话。”

“为什么呢?”楚子渝歪着头专心看她,“我就想跟你说话。”

秦瑾“啪”的一声合上本子,三两下卷成筒,下一秒就干脆地敲上了楚子渝的脑门儿:“你是不是欠揍?”

“哎我错了我错了,打人别打脸!我的发型!”

楚子渝嚷嚷得特别大声,自己也抄起课本回击起来,然而两人的书筒雨点般落在身上,却并不疼。

楚子渝之后再聊天,便愈发嘴欠讨打起来,他活了16年,头一次觉得自己可能有受虐倾向。

每次两人抬杠吵嘴打打闹闹的时候,他便觉得离秦瑾这个人近了一分。只有在秦瑾柳眉倒竖时,他才能在她身上感受到一点儿令人心安的烟火气。

在学校里的秦瑾并不嚣张,反而异常安静低调。就好像一只收拢了所有尖刺的刺猬,老老实实地把自己团成了一团。

楚子渝看着就分外手贱,想要摸上一把,推上一推,于是也如他所愿,秦瑾的所有泼辣便全都只对着他一人。

这样的秦瑾却从不拒绝他抄作业的请求。

真好,楚子渝心想,胸口的幸福每天都满得要溢出来。

4
漫長的暑假到来了,楚子渝不想去上任何补习班兴趣班,却也想不出什么打发时间的事情来。每日里瘫在沙发上吹着空调玩手机,骨头都锈了。因此对于朋友的邀约,他是向来不拒绝的。

然后他就在麦当劳看见了秦瑾。

当然,不是在干净整洁的收银台前,看到了穿着制服妆容干净笑容满面的秦瑾,而是在窗户边,看到了太阳底下,穿着长袖长裤顶着破草帽,跟着一个老头儿翻捡垃圾桶的秦瑾。

室内温度太低,他忍不住打了个抖。默默看着毒辣的日头下汗透衣背、满脸通红的秦瑾,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,闷得喘不过来气。

楚子渝从来没想过,秦瑾的家境会是这样的。

不是因为秦瑾嘴巴严,不卖惨,而是因为她的穿着打扮、文具书包都是时尚且昂贵的。那根被他收起来的皮带,上面还带着某个轻奢牌子的logo。他一直以为,这应该是个从小学柔道或者跆拳道的、至少是中产阶级家庭出身的天之骄女。

成绩优异,衣着精美,脾气………嗯,其实也很好说话。

谁知道眼前突然就出现了落差这么大的一幕。

楚子渝没敢出去,也不知道该做什么,他愣愣地握着手里的冷饮,看着秦瑾持着特制的长杆夹子,仔细认真地翻动着臭气熏天的垃圾,然后把能卖钱的塑料瓶子什么的装进口袋,再扶着颤颤巍巍的老头儿往下一个垃圾桶走去。她们之间的举动亲密且自然,看上去便是理所应当的一家人。

深蓝色的粗布衣服早就湿透了,却又在高温下开始迅速变干,形成斑驳的图案。

楚子渝直到开学后再见秦瑾,都没想好该怎么对她。

他早就习惯了在半路上等着秦瑾,秦瑾也习惯了总有这么个人堵着她一起上学。他不开口,秦瑾也没说话,俩人默默地碰了面,默默地朝前走,默默地进了教室,坐在位置上。

楚子渝踌躇了一会儿,在包里掏啊掏,掏出一包大白兔糖来。

他推到三八线那边:“给你的。”

秦瑾的面容剧烈波动起来。楚子渝迎上她惊讶的眼神,脸突然腾地红了:“没什么意思,就是突然觉得之前太欺负你了,向你道歉!”

秦瑾没再多说什么,收了那包糖。

“谢了。”她轻轻地回了一句,眼睛依旧看着桌面的课本。

楚子渝却从这简单的两个字里,硬生生地听出了一丝温柔。

之后他的态度越来越宽和,又开始三天两头地给秦瑾带东西。

终于有一天,秦瑾拒绝了。

她把牛奶推了回去,安静地看着楚子渝:“为什么对我这么好?”

楚子渝“啊”了一声,莫名紧张起来:“因为,因为……”他之前满口胡言乱语,此刻却一个字也编不出来。可是他却不敢说自己看到了什么,于是吞吞吐吐,愈发难言。

“因为命中注定的缘分?”秦瑾却忽然问道。

这话音太轻飘,还带着一丝笑意,楚子渝猛地抬头,看见秦瑾望向他的眼神,是温软的,安静的,前所未有的恬淡。就好像这个冰雕似的人儿一朝被画龙点睛,从此活了,眼中有了温度,浑身上下都生动起来。

“是!”他立刻答应道,“就是这样,没错。”心里却不停地掌嘴,暗道楚子渝,你舌头打结了吗?怎么一句话都不会说了?

秦瑾便缓缓地,对着楚子渝露出一个笑来。

那笑容太温婉动人,他霎时便想起徐志摩的那首诗:“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,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。”

楚子渝看呆了。

5
两人就这么上了高三。而秦瑾再也没考回过实验班。曾经的优秀像是一阵风,再也无人提起。

生活几乎没有丝毫变化,只是楚子渝一直心里压着高一暑假时的那一幕,从来没敢问过。

直到秦瑾突然和他说:“楚子渝,我们以后,还是不要再见面了。”

楚子渝回不过神来:“什么?”

“我要专心学习,准备高考。”秦瑾道。

两人站在那条走了无数次的上学路上,夕阳的余晖清浅,纱一样地盖下来,在这初秋的日子里,阳光也凉下来。

“什么意思?学习有必要做到这一步?”楚子渝听到自己的声音低哑,僵硬得很,不敢置信的腔调奇怪又滑稽。

“是,”秦瑾道,“我要拼尽全力,而你,是我最大的软肋。”

秦瑾的声音轻轻的,淡淡的,话语却像是一把锋利的刀,直白又戳人眼眶:“我会因为你哭,因为你笑,因为你上课时心不在焉。你的一句话,就能让我心神不宁一整天。楚子渝,你对我太好了,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,有你在的一天,我的眼里就只能看到你。”

“可是我不能这样下去,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努力。鱼和熊掌,我做不到兼得。”

“所以,我要远离你。”

“楚子渝,请你离我远一点,让我继续一个人走下去吧。”

“否则我对不起我爷爷,也对不起我的养父母。”

楚子渝拼命扯了扯嘴角,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,终于忍不住问:“你家到底……”

“我是被收养的。”秦瑾打断了他,似乎早就知道他想要问什么。

“你第一次送我东西的时候,我就发现了,你肯定是知道了什么。”秦瑾淡淡的笑,笑意却不达眼底,“我没见过我的父母,小时候是被爷爷捡回家的。他出去捡破烂,在垃圾桶边上捡到,像垃圾一样被丢在那儿的我。”

楚子渝的心肺终于搅成一团,疼得眼眶泛红。

秦瑾继续道:“后来我被他拉扯着上了学,升高中时考上了我们学校,但是学校的录取通知要求父母本科以上学历。原本我放弃了,结果他不知道听谁说了什么,非把我送去了福利院,求院长给我找个好人家,找个有学历,能让我在这所高中读书的爸妈。”

“我们那个贫民窟里,人人都闲着一张嘴,我不怕说,他却怕了……”

“我的名字就这么被他从户口本上撕了下来……”

“明明为了给我上户口,他那么不容易……”

她笑了一声:“你是不是一直奇怪我为什么打人这么利索?因为不打架,就会被欺负,就会连一个空瓶子都抢不到。”

楚子渝上前用力地握住了她的手,只觉得自己握住了一块冰。他的掌心烫成一团火,却怎么也捂不热她的手。

“楚子渝,我不是在向你诉苦,毕竟我实打实地受了我养父母的恩惠,也光鲜亮丽了这几年。”她抬起头,下巴的弧度精致又凌厉,“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的过去,让你知道,我为什么会做这样的事,我是个什么样的人。”

面前的凉亭上爬满了凌霄花枝,倾泻成一地灿烂逶迤。楚子渝说不出话来,眼睁睁看着秦瑾走过去,摸了摸苍虬的枝干。

“舒婷说,凌霄花只能攀着别人的高枝炫耀自己,可我就喜欢它。虽然自己一无所有,但是抓着所有尽可能抓到的一切,一定要爬到最高的地方去开花。它没有挺拔的枝干,没有宽大的绿叶,只有一腔向上的血,不放过一切它能碰到的东西,不顾一切地,只为攀到最高处……”秦瑾的手抚摸着那柔嫩的花瓣,轻声细语,像是在说花,又像是在說自己,“因为她答应了一个人,一定要站得越来越高,越来越高,好让他看到自己,好让他安心。”

“楚子渝,我没得选。”

这是她的最后一句话。

楚子渝心痛欲裂,看着那个背影远去,清瘦窈窕,一如往昔,却清楚地意识到,他们之间的距离有多遥远。那是一个他从未了解过的世界。他甚至不敢开口挽留,只因那瘦削的肩膀,早已背负了太多,他不想再成为负担。

那就让她走吧,看着她得偿所愿就好。

之后秦瑾便立刻考回了实验班,自此以后名字长居年级榜首,就好像之前在二班的那一年,都是她苦心积虑偷来的时光。

楚子渝望着红榜上的名字,笑得一脸阳光,没有一点伤心的模样。

这样很好,他想。

凌霄花自该开在凌霄上。

6
楚子渝的少年时光,便在失去秦瑾的那一刻彻底结束了。

自那以后的高中岁月,他几乎失去了记忆,回忆里模糊成一片苍白的影像。

他们是两条相交的线,有了交集之后便渐行渐远。

只是楚子渝还会偶尔梦到,那个初秋的放学后,夕阳的颜色很冷,凌霄花下,秦瑾一双通红泪眼,说一句,后退一步,说一句,后退一步。他们越来越远,越来越远,直到再也看不见。

楚子渝没再联系过秦瑾。他不想逼她太紧,她已经够累了。

喜欢一个人,就让她活成最肆意的模样。

于是直到上了大学。

“楚子渝,有你的信。”室友叫道,“不会是网友吧,这落款的名字真奇怪。”

楚子渝接过信封,只见落款处4个字:“怀瑜握瑾。”

他霎时间笑了起来,胸腔里开出漫过原野天际的花:“不是网友。”

“是我命中注定的缘分。”

分享到63.3K
热门文章
最新文章
随机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