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小窗笔记网!
当前位置:首页 > 散文诗词 > 人在旅途 内容

人在旅途

选择字号: 大号 中号 发布时间:2018-12-02 11:28 | 作者:闽南风2018年10期/李秀碧 | 阅读次数:401



走近高原,拥抱草原,是我多年的梦想。于是,去年的初秋,与朋友一起踏上了青海和甘肃的行程。对此次的旅行,我特别在意,不仅揣着一份好奇与欢快的心情,也很用心地准备着行李。

在我的热切期盼中,终于踏上了西北之行的旅途。我们乘坐着厦航的班机,飞往青海。傍晚时分,飞机徐徐地在西宁曹家堡机场降落。或许晕机的缘故,我的头脑一片昏沉。隐约中,机舱里传来悦耳的天气广播,“白天地面温度17℃,晚上7℃”……清脆的喇叭声就像一瓢水冷不防地浇在我的头上,整个身子宛如结了冰一样,发起抖来。祖国果然幅员面积大,辽阔到穿越了季节。虽是初秋,但在南方的沿海一带,却是炎炎夏日呢。

我们在西宁只逗留了一天,就前往青海湖。去青海湖需要一个漫漫的路途。车子在天路旁边的高速路上像牛一样吼着前行。我微微闭上眼,很多的景色就一晃而过。打盹了一会儿,睁开眼睛,才发现汽车已在一段陡坡上艰难地爬行着。两边的山岭没有一棵树木,跃入眼帘只有一片寂寥、荒芜、凄凉的景色。唯有绿洲的地方,一群群的牛羊,就像朵朵的云彩一样在空中飘游。它们时而低头吃草,时而,抬起头来瞟一眼疾驰而过的车辆,神态显得安然而悠闲。

行走了一段路程,只见一座洁白的雕像屹立在广袤的高原上,神圣端庄。我们在导游的引领下,走向雕像。我一阵惊呼,一千多年前的文成公主活生生地站在游客的面前。据说,文成公主在这里住了半年后就前往吐鲁番与松赞干布完婚。我对着雕像膜拜着,文成公主出使西塞的一幕在心头萦绕。文成公主原本是李唐远支宗室女,为和亲需要,太宗李世民封她为文成公主。为了汉族与匈奴的安居乐业,和平相处,文成公主牺牲了一切,勇往直前。每每思念故乡的亲人,就站在高高的拉萨往长安的方向远望。旷野的风吹乱她的长发,那番五味杂陈,永远无人知晓。但,她的付出换取了百姓安享世间太平的日子。一群群雄鹰不时地在湛蓝的天空中盘旋着,漠然回望。

到达青海湖,我在微信朋友圈上这样的描写:与天接近,与海相连。天空离大地那么贴近,与海相互连接,渺渺茫茫,一望无际。天是湛蓝的,湖水一片青绿。降央卓玛的《西海情歌》就在这里拍摄、演唱。青海湖又叫西海,它有一个凄美的故事传说。据传,当时文成公主的和亲队伍走到了那里,她看到渺茫无边际的草原时,眼泪哗啦地掉了下来,这一串的眼泪即刻形成了高原上的湖泊……
人在旅途
车轮滚动着,路在它的脚下延伸。广袤苍茫,峭壁横生的戈壁滩在车窗外不断地飞跃而过。偶尔看到贫瘠的土壤里长出一棵棵的树木或一簇簇的草丛,我就一阵惊呼,感叹它们的绝地逢生,以及顽强的生命力。

茶卡盐湖的四周是白皑皑的雪山,它位于柴达木盆地之间。我们坐着游船,欣赏茶卡盐湖上的逶迤风光。清澈湛蓝的天空中,朵朵白云漫无边际地游荡着。只见,一朵白云似一把镰刀正悬挂在天上,急速飘行。看到这一景象,我不禁拿着相机使劲拍摄,试图把它定格下来。蓦然间,我听到一位游客呼喊:那是月亮,不是白云。

在茶卡盐湖上,更为有趣的游玩,是挽起裤管,赤着脚丫,蹚水踩盐巴了。用力踩在上面,脚底一阵酥软,脚下发出“吱吖”的响声,让人心旌荡漾。清澈见底的盐湖里满是晶莹透亮,灿烂怒放的盐花。它们在阳光的照射下,闪闪发亮,散出洁白无瑕的光芒。我徜徉在盐湖中,闻着咸咸味道的空气,身心惬意柔软。

导游介绍:我们乘坐的汽车正行驶在天路的旁边。车上也正播放着韩红演唱的《天路》的歌曲,“黄昏站在高高的山岗/ 盼望铁路修到我家乡/ 一条条巨龙翻山越嶺/ 为雪域送来安康/那是一条神奇的铁路耶喂/ 带我们走进人间天堂”……

我望着车窗外一跃而过的“天路”,不禁心潮起伏。或许,对于生长在江南小镇的我,感到困顿。但是,藏族儿女对恶劣的天气和环境已经习以为常了。当然,“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”呢。



在车上颠簸了几天,大家都已身心疲惫,巴不得停下车在酒店歇息。

我早早地洗漱完毕,正准备上床休息。这时,被同房间的同伴叫住了,“等等,”她说,“我再次走进甘肃,是因为有一个不能了却的情怀。”她说着,陷入了沉思……

“那天,汽车缓缓前行,到达了阿克塞县。它是甘肃、青海、新疆三省的交界处,也是古丝绸之路。太阳正当空照着,阵阵的热浪扑面而来。我远远地看到了一条河流,宛如一条白带悬挂在天边。车子走了很远,而白带还是纹丝不动地冒着热气,静静流淌。不知不觉中,汽车把它抛在了后面。

下了车,炙热的阳光烧烤着大地,也灼烧着我们,气浪穿透了每个人的肌肤。我不得不全副武装,遮阳伞,遮阳帽,墨镜,紧紧地把我裹住。我的装扮形如敦煌里的一个古代人物,穿越在沙漠中……

沙丘、沙漠在我的眼前一闪而过。沙丘就像活了一样随时走动,只要沙尘暴袭来,都有可能淹没了一切。

终于,我们到达了鸣沙山,一座金字塔模样的沙丘展现在游人的面前。它们很是立体,像几何学科一样,刻画得形象逼真。

我骑跨着骆驼,唱着《驼铃》的歌曲走进了鸣沙山。沙漠上留下了骆驼深浅不一的脚印……而月牙泉更让人动容,那是沙漠中的一泓清泉。清澈的泉水就像少女眨着一双晶莹透亮的眼睛,注视着鸣沙山里山外的天空,呵护着沙漠上的花草树木。

只要,看到电视上播放着敦煌莫高窟,我就渴望走进它,拥抱它。莫高窟就像一座瑰丽多彩,气势磅礴的豪华宫殿。它的精工细雕,鬼斧神工的精作,让世人惊诧万分,叹为观止。那天,我怀着激动澎湃的心情走近它,抚摸它,感受它脉搏的跳动,绵绵不息的生命。我想起有人写过这么一首诗:公元三世纪/ 一个沙门乐尊修行者/ 在苍茫的戈壁沙漠上行走/ 突然,一道金光闪现/ 即刻,萌生了开窟之心/ 这里是皇家寺庙/ 历经数朝代的更迭建造/ 它更是辉煌灿烂/ 时光荏苒,岁月如刀/ 这里留下了深刻的斑痕/ 像一位老者的干瘪肌肤/ 和一道道线条分明的皱纹 /一样尖锐/ 这里是一部悠久的文化史诗/ 耐人寻味,光芒四射/ 而立于世界之巅……
嘉峪关建于1372年,是明朝万里长城西端的终点

嘉峪关建于1372年,是明朝万里长城西端的终点,城关两侧的城墙横穿沙漠戈壁,以巍峨雄伟著称于世,被誉为“天下第一雄关”之美名。它地势险要,扼于边疆咽喉,是西塞的军事防御重地,并且是古时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。站在巍巍的城墙上远眺。连绵起伏、浩瀚渺茫的沙漠尽收眼底。我站在城墙厚实宽阔的肩膀上走了一遍,不时地用相机捕捉岁月在它身上刻下的印痕。走下城墙,我用力敲打着千疮百孔,满目疮痍的夯墙,一阵沉闷的声音在空中回荡。或许,那是几千年前守城者的回应声。

张掖位于甘肃,是一个很有名的旅游胜地,自古就有“塞上江南”和“金张掖”的美誉。相传,张掖的命名源于一个历史人物。西汉时武帝元狩二年(前121),有一将领,名叫霍去病。他带领军队进军河西,匈奴战败,浑邪、休屠二王率众归汉。汉元鼎六年(前111),皇帝为纪念霍去病将军,就把这座城池取名“张掖”。它意为“张国臂掖,以通西域”。张掖不仅历史悠久,文化底蕴深厚,而且,还有优美的自然风光和独特的人文景观。在雨后天晴,观赏七彩丹霞,更别有一番味道呢。一座座的山峦宛如一幅幅亮丽的彩帛,散发着灿烂的光彩,像人们刻意地雕琢一番。”

她娓娓道来她那些年走过的地方。我相信,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想去多次的地方和一个远古的思念。

我打起了鼾声,进入梦乡,梦里羌笛声声,关山月明。



我们从青海走进甘肃,又从甘肃走向青海。汽车一会儿穿越在悬崖的峭壁间,一会儿滑行在冰天雪地上;一会儿飞过高山,一会儿越过草原……每经历一次艰险的地方,我不禁一阵唏嘘,一阵惊叹。同时,也悄悄地为司机捏着一把汗,看着车子安全地走出艰险的地带,我悬在半空中的心才落了下来。

初秋的季节,祁连山大草原早已失去了夏天绿油油的景象。汽车沿着空旷苍茫的祁连山大草原,疾驰而过。层层叠叠,连绵起伏的草原一片金黄。一头头的绵羊和牦牛在人们的视线中不断地跳跃。它们在草原上晃悠,时而抬头看一下飞驰而过的车辆,投以深情的眼眸;时而低头,静静地吃着牧草。在游客的面前,它们一点都不惊慌,神情显得格外悠闲。散落在草原上的蒙古包宛如一朵朵绽开的野花一样,鲜艳惹人。这里是高山草甸,虽没有“天苍苍,野茫茫,风吹草低见牛羊”的景致,但也不失它的一番韵美。偶尔,草原上升起袅袅的炊烟,更是让人寻回一股淡淡的、静谧温柔的乡野气息。

汽车行驰在辽阔的草原上,只见,五彩的经幡迎风飘扬,听导游介绍,那是藏民祈求神灵的所在。车子前行着,一座金碧辉煌的寺庙呈现在人们的面前。经过寺庙,汽车到达了卓尔山草原。它位于祁连县,被祁连山脉紧紧地环抱着,她仅是祁连山怀抱里一座小小的草原。

虽然是初秋,但这里已经进入了初冬的季节,一些冰雪还包裹着厚重的祁连山,唯有卓尔山草原一片绿意。

我背着行李行走在连绵起伏的卓尔山草原上,眺望:墨绿,青绿,浅绿,黄绿的牧草,齐整清新,层层叠叠地爬满山坡,犹如一条绿茸茸的毛毯舒展在地上。远处的山峦在芳草茸茸,铺地成茵的卓尔山草原的辉映下,颜色显得暗淡,深浅不一……

我在草丛中漫步晃悠,高原的冷风刮在我的脸上,也吹在光彩艳丽的格桑花的身上。它们傲然地怒放着,灿烂的笑靥吹走了冰凉的寒风,也吹走了我身上的冷意。我采摘了它们,做成花环,把它戴在我的头上。

我随意地坐在草丛里,摘下了一棵小草,放嘴里慢慢地咀嚼着,吮吸它的乳汁。我闻着花香,听着鸟鸣,看着蓝天白云,惬意般地陶醉草原的清澈的純粹中。

同行的朋友给我发来了相片,不经意间地被记录了这一切。那些相片能记录的保存下来了,相片之外无法记录的就留在了心底。

分享到63.3K
热门文章
最新文章
随机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