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小窗笔记网!
当前位置:首页 > 中短篇小说 > 神药 内容

神药

选择字号: 大号 中号 发布时间:2018-11-25 11:28 | 作者:故事会2018年22期/孙国彦 | 阅读次数:444

周小权患有严重的甲沟炎,脚指甲深深地嵌进皮肉里,发作时脚一沾地就钻心般疼痛。

为治这可恶的甲沟炎,周小权什么法子都使了,钱也花了不少,可还是三天两头复发,让他痛苦不堪。

这几天,周小权的甲沟炎又犯了,情急之下,他在网上搜索甲沟炎疗法,其中有一条宣传能根治甲沟炎的广告,引起了周小权的注意。广告里,那个自称是医生的人把疗效保证得杠杠的。周小权不由得动了心,试着加了广告中 “小李医生”的微信。

通过交流,周小权得知,这个小李凭祖传秘药根治甲沟炎,三天包治愈,治疗费200元。看周小权不敢轻信,小李爽快地说,可以先付50元,等治好后再付余款。周小权稍犹豫了一下,便付了50元。

很快,药寄到了,是一个小小的塑料包,比方便面调料包大不了多少,里面装着些白色的药粉。

神药
周小权心说,这家伙可够黑的,这么小一包药竟敢收200元!无奈脚指头正疼得紧,周小权急忙按照指导操作起来:打碎一只细瓷碗,用锋利的瓦碴片轻轻地刮脚指甲两侧,待两侧边沿变得薄一些,便用清水把药粉和成糊状涂在病患处,用纱布把脚指头包起来。

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第二天,疼痛竟然真的缓解了很多,周小权喜出望外,继续治疗,又过了一夜,脚指头居然一点都不疼了。这下,周小权兴奋得不得了。

又过了几天,周小权的甲沟炎一点也没复发,于是他痛痛快快地把150元的余款打了过去。后来,周小权用剩余的药粉又治好了两个朋友。周小权不由得感叹:也不怪人家要那么贵,这简直是神药啊!

看着那个小小的药包,周小权不由得动起了小心思:如果能搞点这种神药给人治疗,应该是一条不错的生财之道。一包药治好三四个人不成问题,就算治好一个收100块钱,除去成本,还有200块钱好赚,如果他进的量大的话,说不定还能再便宜些呢。于是周小权决定去找小李面谈。

那个小李就在邻市,周小权在微信里告诉他,要送他一面锦旗表示感谢,让他发一个位置图过来。小李客气几句,把位置图发了过来。第二天,周小权就带着锦旗赶了过去。

到了那里,周小权发现那是一个名叫“健足堂”的小医馆,医馆很不起眼,但是墙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锦旗。那个小李二十五六岁的样子,流里流气的,怎么看都不像个医生,但他的的确确把周小权的甲沟炎治好了,真是人不可貌相。

送了锦旗又寒暄几句,周小权委婉地说明了自己的来意。小李想了想,很快就点点头说,可以把药卖给周小权。接下来两人便开始讨价还价,小李咬定每包最低150元,周小权仍说太贵,想再砍掉二三十元。

正在这时,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走了进来,听到两人说话,皱起了眉头问小李:“你们这是干啥?”

小李有点不自然地干咳两声,嘟囔道:“爸,没事,这个朋友想买点药。”

老头闻听此言,眉头拧成了疙瘩,训斥道:“卖啥药啊!给你讲多少次了,咱只行医不卖药,你小子咋就是聽不进去啊?”

周小权听明白了,老头应该是不愿出卖自家的祖传神药,于是他笑着解释说:“没事的,叔叔,我离你们这儿挺远的,不会影响你们的生意。要不这样,我也不砍价了,就按150元,怎么样?”

可老头听了,丝毫不为所动:“小伙子你别再费口舌了,我说不卖就不卖!”

小李急了,埋怨道:“爸,你就别多管闲事了好不好?傻子才有钱不赚呢!”

老头“腾”的一下火了,高声说:“不能卖就是不能卖!你小子要敢胡来,别怪我对你不客气!”

小李气得直瞪眼,却又没办法。周小权也没想到,这老头居然这么倔强,无可奈何地直摇头。不过说实在的,他打心眼里挺敬佩老头的,只行医不卖药,这样守道儿的人现在真的不多了。

看父子俩僵在那里,周小权想了想,笑着打圆场说:“算了算了,你们爷儿俩别置气了,药我不买就是了。”

小李一听急了,想要喊住他,周小权忙暗暗给他递了个眼色,走出了医馆。

出了医馆有百来米,周小权停下来,站在路边树下等。

不一会儿,小李果然追了出来,慌里慌张地掏出一大把药包递给周小权,说:“这是20包,3000块钱。”

周小权掏出手机,准备给小李转账。

就在这时,老头突然从天而降,一边破口大骂,一边要揪儿子。

小李一看不好,忙转身就逃,边逃边回头冲周小权喊:“够朋友的话,抓紧时间把钱转过来!”

周小权点点头,不理会老头,拔腿就要跑。

老头一拍腿,气急败坏地喊道:“嗨,小伙子,你上当了!”

周小权一下子愣住了,不知老头这是唱的哪一出。老头叹了口气,说:“事到如今,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,实话对你说吧,那根本不是啥神药,就是些普通的消炎药!”

周小权惊讶极了,狐疑地看着老头。

老头接着说:“其实起关键作用的根本不是药,而是把脚指甲刮薄。脚指甲边沿薄了,甲沟炎自然就好了。那些药,只不过是我儿子搞的噱头。”

老头告诉周小权,这个疗法是他祖上传下来的,不修脚,不上药,全凭一片瓦碴,三天根治甲沟炎。老头用这法子不知道治好了多少人,每位只收十块钱的手工费。儿子小李却嫌他太迂腐,放着大把的钱不赚。小李见说不动老头,便动起了歪心思,在微信上赚起了昧心钱。

老头叹气道:“现在的人啊,都是一头钻进了钱眼儿里。唉,这世道啥时候变成了这个样子呢?”

周小权心头一震,他用力点点头,把那些药递还给老头,深深地鞠了一躬。他瞬间拿定了主意,不再想着赚钱,只想尽快把这个好用的疗法告诉更多的人。


分享到63.3K
热门文章
最新文章
随机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