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小窗笔记网!
当前位置:首页 > 人生 > 替妈妈想着姥姥 内容

替妈妈想着姥姥

选择字号: 大号 中号 发布时间:2018-12-23 14:23 | 作者:宁城旭丰 | 阅读次数:445

那天是中秋节,爸妈却关起房门又吵闹起来。

妈哭着大声责问爸,我已经病成这个样子了,你还跟那个女的鬼混在一起,就不能等我死了再做那伤天害理的事?

爸反驳说,那是别人造的谣。

妈又说,小云都说了,还能有假?她会往你这个当爹的头上扣屎盆?

爸继续反驳说,小云才多大呀,懂个啥?

妈伤心地说,早知有今天,当初就不该跟你走出那一步。我真是瞎了眼了。

爸很淡定地说,是你自愿的,又不是我把你绑走的。

……我无法再听下去了,就默默地走了家门。

月亮又大又圆,银辉流泻,而我的心却支离破碎,冷到了极点。

自打记事以来,爸妈的争吵几乎就没有间断过。从他们无数次的争吵中,我慢慢整理出了有关他们婚姻生活的一些碎片。

姥姥
爸妈是典型的师生恋。上个世纪九十年代,爸爸在妈妈就读的高中教英语,才华横溢,风流倜傥,当时妈妈是英语课代表,除了英语成绩非常优秀外,人长得更是俊俊秀秀,超凡脱俗,很招爸的喜欢。后来由于学习偏科,又早恋,妈就再没心念书,回家务农了。几年后,妈要嫁人的头天晚上,爸偷偷把妈约了出来,并且成功实施了逃婚计划。为此,姥姥一家在当地成了被人嘲笑、被人指戳的对象,丢尽了人,而爸妈背井离乡,东奔西走,饥顿饱顿,含辛茹苦,也为他们的“爱情”付出了沉重的代价。后来,就在我们现在居住的城市,爸找到了一份工作,妈仍是无业游民,而我就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中诞生了。

应该说,我上初中以前,家还算是一个温暖的家,后来就风雨飘摇了。爸在他的那家外企公司跟一个女会计好上了,妈就成了他的眼中钉,他们整天吵着闹着,爸要离婚,妈不同意,生活就成了一团乱麻。

而事实上,爸妈并没有办理过被法律认同的结婚手续,他们私奔后,就一直这样不明不白地过着,后来只是因为有了我,这个家才有了一点让他们彼此牵挂的东西,不然的话,他们所说的离婚,其实只要一狠心,拔腿走人就中,根本不用诉诸法律。

走在惨白的月光下,我一直在为妈流泪。

我曾不止一次地听妈说,她很想念姥姥,但是由于当年做出了那种辱没门风的事,又听人说,姥姥已经发出了狠话,绝不认她这个闺女,也不会再让她踏进家门半步,所以说,这么多年来,尽管距离娘家只有百十公里,她除了想方设法从同学那里零零碎碎地打听家里的一些情况外,真的没有敢踏进娘家半步,逢年过节,只能对着家乡遥祝母亲平安。父亲早已过世,母亲成了她娘家唯一的亲人。

我极不情愿地回到了家里。爸已不知去向。他留下了一个只有两万元钱的存折,走了,但他留给母亲更多的,却是泪水和痛苦。

见我回来了,妈擦了擦眼泪,很伤感地对我说,云,妈的病怕是不行了,咱这个家也快要散了,妈这一辈子一事无成,连个男人的心都没拴住,窝囊啊。妈现在快要死了,有两个人放心不下,一个是你姥姥,一个就是你。妈要是死了,你可一定替妈妈多想念着你姥姥,妈对不住你姥姥,她一个人活得不容易,你要能瞅机会去看看她,最好,实在不能,就一定替妈妈常想念着你姥姥,也算是你对妈、对你姥姥的一份孝心。

我无语,万箭穿心。

不久,妈就离开了我。

我下定决心,要尽快见到姥姥,了却一桩心愿。

几乎不费什么周折,我就来到了那个叫竹坡的小村,见到了白发苍苍的姥姥。突然见到了我这个从未谋面的外孙女,姥姥哭得一塌糊涂。当我把妈妈已经去世的消息告诉姥姥时,她更是老泪纵横、泣不成声。

我对姥姥说,妈二十年来一直很想念你,可她不敢来看你,怕你生气,怕你不认她这个闺女。

姥姥拿着妈妈上高中时的照片不停地摸挲着,端详着,抹着泪说,世上哪有当妈的不认女儿这个理儿?你妈刚走那会儿,我是真的生气,可后来一直没有她的音讯,就慌了,托人四处打听她的下落。当初,她要是早说不愿意那门亲事,谁还会逼她?她走了,一去不回头,也不想她这个娘、不要她这个娘了,娘可是为她差点都把眼哭瞎了。

我赶紧安慰姥姥说,我妈虽然不在了,可她临终前一再嘱托我,叫我替她想念着你,为她尽一份孝心,我一定会常来看望你的。

姥姥老泪纵横,紧紧地攥着我的手说,云啊,姥姥也有句话嘱托你,姥姥岁大了,没几天活头了,你可要替姥姥多念着你妈,别让她一个人孤单了。

我泪如泉涌。

我的泪水和着姥姥的泪水,啪塔啪塔滴落在姥姥手中那张充满青春朝气的照片上,同时也洇湿了上面那双美丽的眼睛。妈似乎也哭了。

妈呀,你让孩儿替你想念着姥姥,而姥姥却让孩儿替她想念着你,你们母女之间的爱,何曾割断过,何曾冷却过?这种爱,虽死犹生,绵绵不绝。

分享到63.3K
热门文章
最新文章
随机文章